布丫头的猫窝

入戏(时樾X方木 衍生 很大概率OOC)

 @茯曦 

来,新鲜的,热气腾腾的刚出炉的之你扔的坑我来填……

====更新分割线====

【满足李易喵想演孕妇的需要】

【防止河蟹,已经进行了河蟹测试】

第一章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白昼里寻常无奇的街道,此刻借着夜色,平添了几分神秘与诱撁惑。巷弄间,渐次地亮起一组组绚烂的霓虹,曾经古老而刻板的它们藏起伪装已久的面具,融入这些个被叫作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夜晚,竟也焕发出异样的精彩。

Be fascinated是这座城市里当之无愧的NO.1,不仅仅因为它有卓然的风格,也不仅仅因为它有一个帅气的老板——世间帅气的人太多了——但如果这个人不仅帅气多金而且足够神秘,那么人们便会因为好奇心,而如入夜路灯下的飞蚊一般,怎么赶也赶不走了。

没人说得清楚这位老板的来历,只知道某一天下班经过,这个沉寂许久的巷口就忽地冒出了这样一间酒吧。酒吧概不能外的喧嚣与嘈杂,却在这里生生打了个转儿,变得隐晦而暧昧。昏暗的吧台一角,有一张固定的座椅,那是它的老板所盘踞的地方,第一次来的客人往往不太明白,为什么一个老板要缩在那样一个角落当中,然而明白人都知道,那里才是整个酒吧中视线最好的地方。

通常,他会在夜里八点过五分的时候出现在吧台旁,坐定后,侍者会为他特调一杯酒,然后他就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看场子里的红男绿女,偶尔也会将目光移向一侧的窗外,看看马路上神色匆匆的路人,又或者什么都不看,嘴里叼着一根香烟,于烟雾缭绕中兀自思考着他自己的事情。

他坐在那里的时候,旁人通常不会去打搅他,虽然他对每一个靠近的客人都报以礼貌的微笑,但是那笑容背后总有着说不清的压撁迫感,迫使人们保持理智的距离。

当然这种情况也不全然,一些老朋友、老熟人总是会去攀谈两句。比如今天的这位,长着一脸络腮胡子略显壮实的男子,便很熟络地落座到了他的身边。

“时樾,看见外面那小子了吗?”男子偏了偏头,向时樾示意窗外的一个人影,说,“他这样好几天了,我不信你没发现。干啥的?”

时樾摇摇头,故作轻撁松地抬手让侍者给男子送了一瓶酒过来,但是他紧抿的嘴唇却出卖了此刻的心绪。

男子压低了声音好奇问道:“怎么?”

时樾叹了口气,也压低了声音回答说:“一个麻烦。”

“哦?”男子上挑的眉尾显示出与语气不相符合的激动,说,“不至于啊,照说时樾老弟你,也是万花丛中过来的。”

“这次可能湿撁了鞋。”时樾不无苦恼地向男子述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给老哥我说道说道?兴许能帮你出出主意?”男子貌似热心却毫不掩饰那颗呼之欲出的看热闹的心。

时樾恍若不觉一般地说:“其实也没什么可说道的。我和他是在法国旅行时候认识的,那时候他倒是个挺俊的大男孩。你也知道,成年人嘛,喝点酒总是难免,不知怎么地就抱了他。不曾想,倒是比个女人还要麻烦上两分。我原就怕这样的麻烦,回国以后便断了联撁系,却不知他怎么找到了这里。唉。”

“怕不是想讹点钱去?”男子斜睨了眼窗外的身影说。

“大凡能用钱解决的事情,还能叫麻烦吗?”时樾反问道。

男子想了想,摇头说:“不能。”

时樾抿了一口酒,竖撁起一根手指点了点自己太阳穴的位置后,道:“他这里怕是有些毛病。”

“怎么讲?”

时樾嗤笑一声,说:“他说,他怀了我的孩子。”

男子乍闻此言,也是骇了一跳,却也很快跟着时樾一同笑了起来。“果然有些毛病。”笑过一番后,男子说,“不过他总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你得寻个法子把他给打发走才好。”

时樾沉默了半刻,说:“自然要想些法子打发他走的。不过一时半刻没想到好的主意罢了。”

“为何不找找他的家里人呢?”男子建议道,“总这样晃着,万一出了事撁故,反而更加为难。”

“若是如此简单,我又何必苦恼。”时樾语气中透出对对方自作聪明的不满,道,“坏就坏在他并没有什么亲人,我已经暗暗找撁人调撁查过,他是个孤儿,家里早就没有人了。身边也没什么可托付的朋友……”说到此处,时樾似心有愧疚一般,“大概,正因为这样才会黏着我不肯放手罢。”

“噢。”男子略有些没趣地应了一声。

“罢了,不想他了。”时樾摇摇头,下定了决心一般地说,“干撁我什么事呢?我既没那个本事令男人怀撁孕,也不曾与他有过山盟海誓。这几天我暗自观察过,也颇有些好心人,兴许明天便有民政局收撁容所的人来领了他走。”

男子既探听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便也意兴阑珊起来,何况已经自作聪明讨了时樾的嫌,只又附和了两句就扯了点尿遁的幌子走开了。

那些围绕吧台支棱起个耳朵,默默偷听男子与时樾对话的客人们,见男子走了便也跟着偃旗息鼓,转而垂首低语,不再关注时樾。

于是便没人看到时樾抬首看向窗外时那抹眸中的精光。

----tbc

----不知道下一章更新在几时

====更新完毕====

评论(7)
热度(46)

© 布丫头的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