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丫头的猫窝

入戏(时樾X方木 衍生 很大概率OOC)

 @茯曦 


第二章~恭喜超哥上线~~~你要的披着俊美皮囊的糙汉~


wuli峰在蓄力中~


====更新分割线====


第二章【已做防河蟹处理~】

Be fascinated对面的小街,是有名的夜市大排档一条街,其网红程度堪比台営北的士林夜市。与Be fascinated相比,虽然都是夜生活的一部分,却是一俗一雅,偏又难得的相映成趣。

阿超是个代驾司机,上下班并有准确的更点,但是依照惯例,他会在八点钟下楼,然后到楼下的大排档里对付一顿晚饭。他走到楼下的时候,酒吧时老板那辆张牙舞爪的奔驰也刚好停在了对面的车道上。时老板将钥匙丢给泊车的侍者,然后推开酒吧的后门走了进去。阿超的肚子在此时不合时宜地响了一声,于是他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到了吃上面。

但是这一晚阿超注定很难将注意力放到吃这件事上。因为他听见了排挡老板娘的说话声。其实排挡老板夫妇的闲话一向很多,上至国営家大事下至鸡毛蒜皮,没有这两口子不知道的,阿超也是诸多听客中的一位。

然而狗咬人的事情听多了,再听时候便算不得怎样稀奇,阿超往往不甚在意,任由聒噪的声音从左耳朵溜进来再自右耳朵跑出去。可是今天老板夫妇的话却算得上十足的新闻,只听老板娘用如同公鹅一般的嗓音高声说道:“……喏,看见对面那孩子了没?可怜见的,可怜见的,可怜啊。”

听客们好奇道:“老板娘这话怎么说的呢?”

“哎,”老板娘叹息道,“这世道,有钱有权的人玩営弄女孩子腻了,如今改玩起男孩子来了,偏偏那孩子是个实心眼子,竟是认不清人心险恶,当真以为人家喜欢他,要与他山盟海誓,巴巴儿的跑来这里,却不想人家连门都不让他进的。”

“哦?”听客们闻言,原本只有四五分的好奇,如今被吊到了七八分上头,于是追问道,“果然可怜。老板娘你人仗义的很,就没帮着他说道说道、掰扯掰扯这里边的道理,让他早些死了心回家去?”

“死心?”老板娘翻了个白眼,从鼻子里吭出一口粗气道,“都没心了,还死的什么心。”

“怎么?”

老板娘一面麻溜地砍着一只白切鸡装盘,一面絮叨道:“心叫那男人勾走了,自然就没心了。咱们小老百営姓就只是一肚子的热心肠,可怜那孩子被甩了之后,受不住这番打击,脑子竟也跟着坏了,成日家游荡在人家的门外,可怜见的,人家连个门儿都不让他进。你们却瞧瞧他这样子,实在是可怜得很。”

听客们顺着老板娘的话,纷纷转头观望着对面街道上的那个身影,只见他瘦弱的身営子,却痴痴地贴着酒吧的玻璃窗户,向着内里张望。一时间,诸人不禁异口同声地发出了一声惋惜。

惋惜过后,有人义愤道:“这什么世道!将人生生逼疯了!就这样放过那个禽営兽了?老板娘,你这样的好心肠,帮人帮到底,也寻寻他的家人,给他主持个公営道。”

老板娘却是摇头无奈道:“不是我不帮,是我帮不到。那孩子说话颠三倒四,又跟个受惊的小狗一般,轻易接近不得。这许多的事情,也是我细声软语慢慢套出来的。哎。”

“扯这些闲话做什么!”老板难得地从一片油烟铿锵中冒出头,打断了老板娘的絮叨,说,“八号桌算账,叫你半天。”

被打断了话头的老板娘显得颇有些怨气,拿着一双肿泡泡的金鱼眼死命剜了眼老板。

“你既听得他叫了老半天,你怎么不去收?什么都要叫我,我又要拌切凉菜、又要收拾碗筷桌椅、还得算账,支使着我,你又干什么的?老的小的、家里家外哪样都只会叫我。”待老板娘结完了帐,只听得她嘴里如机営关枪一般的咕咕唧唧道,“那个死丫头片子呢?又跑哪儿野去了?别人家的小孩都知道帮大人分分忧!就她成天瞎跑野混!哪天也被人弄大了肚子,别回来守着老営娘哭。”

阿超听到此处,知道老板娘断然不会再有什么新鲜话要往外说了,于是草草扒拉完盘子里剩下的炒面,喊道:“结账!”

“哎!”老板娘应了一声,扫过一眼阿超面前的空碗空盘,便熟练地道,“一十二块五。阿超你最近出去可得当心啊,往城外跑的活儿可千万别接,我今早进货的时候听说南门外郊的玉米地里可又发现尸体了呢。”

阿超面色一僵,略有些紧张地道:“老板娘你别唬我,我胆子小。”

“唬你这个做什么。咱们是熟人,我才跟你讲这要紧的。你人好年纪又轻,就算不是为了讨媳妇,也要为了自己多考虑,趁着年轻找个固定的工作才对。你看你一个人在这个城市打拼,身边没个知冷热的,一日三餐也不知道数,叫人操心。”老板娘那一双金鱼眼紧盯着阿超,很有些严肃的味道。

“知道了,我这抓紧着找一个新工作。”阿超迫于这份严肃,只得承诺道,“可我今営晚已有一单城里的买卖了,还得做不是?”

老板娘闻言这才松了眉眼,笑眯眯地目送着阿超过了马路,然后再度转头投入到下一波的食客当中,继续卖弄她先前那番关于可怜见的谈资。


====更新完毕====


【温馨提示:本文很大概率是清水~】

评论(4)
热度(28)

© 布丫头的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