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丫头的猫窝

入戏(时樾X方木 衍生 很大概率OOC)第四章

 @茯曦 


写不好的东西,就一发不可收拾~


====06.29更新分割线====


第四章【已做河蟹处理】

黑夜向着白昼过度的这段时间里,城市短暂地恢复了它本真的模样——一只沉沉睡去的钢铁巨兽,纵横交错的街道便是维系它生存的重要血管命脉。一如人类的肌体需要保养,城市的街道也需要维护。

这一天清晨上工的环卫工老杜——已经快六十的他,老家在一个偏僻乡村,为了给儿子治病才背井离乡到了这里打工,每月数千元的高昂医疗费用,使得老杜必须节俭度日——所以当他看见路旁的绿化带里躺着一只蛇皮编织袋的时候,老杜不禁起了贪心,他暗暗地试了试,袋子挺沉,又小心翼翼地戳了戳,还挺软乎。

那么甭管它是棉絮被盖还是衣服鞋袜,老杜都有了分一抔的心思。阿弥陀佛,有怪莫怪,老杜嘴里头念念有词,他整了整一旁的绿化植被,将蛇皮编织袋藏得更隐蔽了些。

老杜没有手机,这等好事,他断然不想叫旁人来分一抔,于是只得亲力亲为,巴巴儿的跑去借了一辆人力三轮车,又费了九牛二虎的气力将蛇皮编织袋搬上进了车斗里,然后,他骑着这三轮车,美滋滋地往回赶了。

“那个骑三轮的过来!”

交警小郑这一天清晨已经查获了八辆偷上内环快速路的非机动圌车辆以及摩托车,刚处理完前一个骑摩托的,一转头便看见了老杜的人力三轮车——真是人有多大胆,啥都往上骑。

“小同志对不住对不住,”老杜被交警小郑拦下,赔不尽的小心翼翼,“俺不识字,不知道这里不能走,俺就是觉着这里回家比较近。”

“你这车斗里装的什么呀?”小郑狐疑地盯着车斗里硕大的蛇皮口袋问,“什么味儿啊,你这车斗里装的什么呀?”

“就……”老杜原就因为捡了东西而心虚,被这么一问,脸色唰地就白了,“就一些捡来的塑料瓶、烂纸板,俺打算拉去卖的。”

“塑料瓶?烂纸板?”小郑看了看老杜煞白的面色,又仔细端看了看这蛇皮口袋,不知为何的小郑觉得这口袋很有让人心惊肉跳的味道,于是他摁下了肩上的对讲机向队上申请道,“南城内环快速路下道口查获人力三轮一辆,车载可疑蛇皮口袋一只,请求支援。”

老杜听小郑这么一讲,顿时慌了神连连道:“小同志,俺老实交代了,这口袋是俺在前面的绿化带里捡的,它不是俺的,俺也不知道这里边装的什么,俺就是贪了个心。俺啥也不知道,俺现在交公行不。”

若论这之前,小郑不过是凭着一股直觉,撑死也就三成的把握,可随着老杜竹筒倒豆子一样的言语,此刻他那颗心已经被高高的悬了起来,竟是有了八圌九成的信心。伴随着蛇皮口袋的拉链被打开,一股昭然的臭气扑鼻而来,尚未彻底融化开的冰袋裹夹着红红白白的血肉,一节儿人类的手臂赫然矗立在中间,翻开的掌心对着天空的方向,控诉这非人的惨剧……

发生在快速路口的这一惊悚事件,很快便随着穿梭的车流扩散进城市的角角落落,各类版本如同雨后的春笋般茁壮成长。待到夜幕重回大地,大排档的老板娘是这么同食客们讲起的——“哎呀呀,可是真真吓死人了,那时候我就在围观的人堆儿里,看着那小警圌察哗啦一声拉开口袋,尺把长的黑头发就涌了出来,浑圌圆的脑袋啊胳膊啊跟掉了的倭瓜似的,咕咚咕咚地滚了一车斗。那个蹬三轮的登时吓得厥了过去,老半天才叫人给掐着人中叫醒了,结果一睁眼,看见那三轮车的车斗,又给活生生地吓晕死过去了!”

“可怕、可怕。”诸食客听着老板娘绘声绘色的描述不由得一叠声的附和。

有胆子小的娇圌声抗议道:“老板娘你快别说了,我今天都吃不下肉了,你给我来盘儿地三鲜吧。”

“好嘞。”老板从灶后面答应了一声,便将一个砂锅放到了火上头,依次拣入了各色食用菇与木耳、黄花菜细细地煲了起来。

有胆子大的却是不在意,依旧扯着嗓子喊:“烤大腰子来十串儿!再来一扎冰啤酒,要冰啊!”

“不冰不要钱。”老板娘在围裙上擦擦手,甩着她硕大的屁圌股挤进狭窄的店面里,一时取出啤酒送到食客的手中。

“这就舒服了!”

一大口啤酒灌下去,食客满意地吁出口长气,刚想再扯着嗓子加两个菜,冷不丁地身后传来个幽幽的声音,激得他浑身一颤——“先生,您见过我的孩子吗?”

食客下意识地转过头,视线里便出现了一双大得突兀的眼睛,那双眼睛的主人又瘦又苍白,身子还微微晃动着,仿佛随时会倒下去一般。

“什么孩子,我没看见过。”食客警惕地换了个座位,不再搭理那人。

于是那人垂下眼睑道了谢,一摇三晃地走向了下一个位置。

“先生,您看见过我的孩子吗?”


====06.29更新完毕====

评论(12)
热度(25)

© 布丫头的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