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丫头的猫窝

入戏(时樾X方木 衍生 很大概率OOC)第五章

 @茯曦 

今天下雨了~


====07.03====


第五章【已做河蟹处理】


坐拥千万人口的超级城市,总有属于它自己的都市异闻——戴着口罩的古怪女郎;绝不可乘坐的末班地铁;永远无法竣工的大楼;被活取肾脏的嫖圌客……一桩桩一件件,不知出处却都血腥恐怖,足以告诫居住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们,凡事需得小心谨慎。

不知何时,不知何地,做早市买卖的人们口中相传起了一个关于夜晚的故事,大概是某个宿醉未醒的主顾又或者是某个惊魂未定的过客,将属于夜晚的部分带到了白日。

“入夜就要早些回家,勿要在外久留徘徊,不然你会遇见个苍白的小人儿,他会问你,先生/小姐,您看见过我的孩子吗?若是不幸遇上了,你一定要回答我没见过我不知道,千万不可答他你孩子什么样子多大年纪在哪儿丢的,不然就会发生非常可怕的事情。”

“那么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呢?”

“我怎么知道,讲的那人并没有告诉我这个,想必问出这样话来的人,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那这个故事又是谁讲出来的呢?”

“就是那些虎口脱险的人吧。你想大家一合计,原来我们是这样活下来的,那肯定回答另外的话的人就发生了可怕的事情了吧。”

小吃摊前,三个女学生在叽叽喳喳地聊着,她们从一个都市怪谈讲到下一个都市怪谈,兴致高昂全然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害怕。

就在她们三人不远处,站立着一个满脸胡茬的年轻人,他嘴里叼着根香烟,却心不在焉地怔忪出神,连香烟就快烧到尽头,都不曾发现。

“哎哟。”终于香烟烧到了尽头,年轻人感觉到了火燎的刺痛,一声轻呼下也是松口放开了咬着的烟蒂。

“嘻嘻嘻嘻嘻。”

“哈哈哈哈哈。”

“咯咯咯咯。”

三个女学生听见轻呼,转头便看见年轻人的傻样儿,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年轻人大为光火,不由得恶狠狠地瞪了回去。

“快走快走。”长头发的女孩见势不妙也兼有心虚,连忙拉着身旁的两个伙伴,飞也似的跑开了。

年轻人见状,又觉得自己有些过了,讪讪地挠了挠头,冲着三个女孩消失的方向喊道:“我不是坏人。”

“嘁。”小吃摊的老板失笑道,“阿超今天早啊。”

“早。”阿超不好意思的回应道,“扰老板你生意了。”

“那倒没有,她们也吃得差不多,该走了。一群女生,叽叽喳喳,烦死了。”老板往一旁的躺椅上一卧,道,“阿超你忙?”

“不忙。”

“那你跟我聊聊天呗。请你吃瓜。”老板说。

“那多不好意思。”阿超虽然这么讲,却拣了就近的一张凳子一屁圌股坐了下去。

“你说?她们说的是真的?”老板挤弄着绿豆大小的双眼问道。

“嗯,也不假……可是也不真。”阿超想了半刻如斯回复道。

老板却有些话要讲,他虽然窝在椅子里,上半身却往着阿超的方向倾了倾,神神秘秘地小声道:“我遇见啦。”

阿超身子一震,好似呆住一般。

“我遇见啦,也不怎么可怕。”老板自语道,“昨天我收了摊儿,跟老伙计几个去吃串儿,刚喝了三瓶酒,就遇见他了。他大概那么高,惨白惨白的,瘦得可怜,眼睛大得可怕。”

“您怎么回答的?”阿超咽了口唾沫问道。

“我向来是个热心肠,当然是问他孩子多大啦,什么样子,在哪儿丢的呗。”老板讲到此处,不禁从躺椅里坐直了身子,他牢牢地盯着阿超的眼睛说,“结果他就一脸愁绪地回答我‘我也不知道,他本来应该在我的肚子里,可是忽然就不见了’,当时可把我和几个老伙计给唬的,我虽然喝了三瓶酒,可不至于醉了,那分明是个男孩子,又怎么可能会有孩子。当下就明白遇到疯子了。只不过那疯子絮絮叨叨地,却不曾真伤害过我们几个,倒是一脸柔情地抚着肚子,仿佛那里头真曾经有过一个孩子一般。”

阿超听到这里,吞咽唾沫的声音更响了些,他抖抖索索地伸出手指,指着十字路口的方向,问:“是他吗?”


====07.03更新完毕====

评论(4)
热度(31)

© 布丫头的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