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丫头的猫窝

入戏(时樾X方木 衍生 很大概率OOC)第六章

 @茯曦 


你看见我家俩蒸煮的广告了伐,猴猴看,气场猴配,于是我卡文了,卡得特别华丽~


====07.08更新分割线====


第六章【已防河蟹】

夜晚是所有都市异闻高发的时间,这是人们自远古时候就深刻进基因里的恐惧,相较于在白日从业者,夜间从业者是诸多都市异闻中的主角抑或亲历者。如果你恰好是个夜班出租车司机又或者代驾司机,那么遇上这类异闻的概率就又高了数倍。

不过这是阿超第一次在天色未尽黑前遇见他,比起在如墨夜色中的惨白与消瘦,白昼时候的他看上去要红圌润许多身圌体也更圆圌润一些。他只是垂着眼睑挨着墙脚或者道沿儿走路,间或遇见一个人,便会停下来问两句,但是很快被问话的人就发现了他的异常,然后忙不迭地跑开了。他也不生气,依旧垂着眼睑小声地道谢,然后继续往前。

阿超紧张得全身都绷直了,因为他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近前。

“先生,您看见过我的孩子吗?”

“没,没有。”阿超坑坑巴巴地回答道。

“谢谢。”他垂首欲走。

小吃摊的老板却站起身,叫住了他:“等等。”

“先生,您看见过我的孩子吗?”他抬起头,看向了小吃摊的老板。

“我也没见过。”小吃摊老板摇头,却从案台下拿出个苹果塞圌进了他的手里,“给你吃。”

“我宝宝特别喜欢吃苹果,他在的时候,每天要吃好多的苹果,没有苹果了我就去给他买,我买了好多好多的苹果,我们每天都能吃上特别好吃的苹果。也不知道在外面有没有苹果可以给他吃,也不知道他饿不饿。”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始终垂着头,一双手极其温柔地抚圌摸圌着自己的腹部。

有好事的路人从旁经过,驻足观看他疯言疯语的模样,好奇地搭话问询,而后叹息摇头复又离开。他却好似不知疲倦一般,但凡有人来问,必定一字不差地重复回答。

如是几次后,围观的人群也就渐渐散了。

时樾从倒车镜里看到了方木的身影,比之前的样子更加神神道道了。时樾的眉峰不禁一挑,双圌唇也抿得更紧了些。果不其然,方木到了酒吧的门前,便不再前行,他杵在酒吧门口擦得锃亮的装饰镜前,嘀嘀咕咕自言自语,全然不顾身旁异样的目光和嘈杂的人声。

时樾不止一次的报警,但方木看见时樾的那张脸和闪烁的警灯就会不顾一切地逃跑,可一旦警圌察撤走,方木就会再度出现在门口的装饰镜前,周而复始,令时樾不胜其烦,他恨得牙痒痒的,几乎要控圌制不住掐死方木的念头。

“酒!”时樾向侍者伸出手,说,“劲儿大的。”

于是在侍者小心翼翼地眼神中,时樾接过一杯伏特加一饮而尽,空空的杯子重重地落在吧台上,发出一声不容忽视的闷响。

“老板,报警吧。”

“闭嘴!”时樾瞪了一眼侍者,有些气恼地道,“明天把那面镜子给我拆了!”

“好。”

可是到了第二天的夜里,时樾越发恼怒地发现即便拆了镜子,方木也还是杵在门前嘀嘀咕咕自言自语,早有好事之人,将这其间的来龙去脉添油加醋了好几个版本,即便没人当着时樾的面讲出来,但时樾已经从各式各样欲圌盖圌弥圌彰的眼神中获知了。

“老板?”

“他要愿意站在那里,就站在那里!”时樾道,“我倒要看他能站到几时。”

“那客人进出怎么办?”

“旁边不是有个侧门吗?把正门给我锁了,打开侧门让客人进来!”时樾说完拂袖而去。这是时樾第一次不到九点便离开了酒吧,他驾驶着汽车转过酒吧门前的十字路口,融入进了灯火璀璨的街道当中。

如此,时樾便错过了稍后发生的事情,一个相貌淳朴的中年妇女靠近了方木,她面露关切地问:“年轻人,听说你的孩子丢圌了?”

不料方木却摇摇头说:“不,他没有丢。他只是一时淘气,从我肚子里跑出去了。不过我只要在这里等着他,他就一定会回来的。”方木一面抚着自己的小腹,一面扬起嘴角微微笑了,他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小心翼翼。

中年妇女摇了摇头,似乎也跟之前的诸多看客一样,发现了方木疯癫的本质意欲离开了,但是,事情的发展却有些意外,中年妇女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跟方木攀谈。

“你想你孩子吗?”

====07.08更新完毕====



评论(2)
热度(28)

© 布丫头的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