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丫头的猫窝

入戏(时樾X方木 衍生 很大概率OOC)第八章

 @茯曦 


还记得给我跟你讲我卡文吗?一直都在卡,从未停下~


艰难度文~


====07.20更新分割线====


第八章

山雨欲来之前,总会有些征兆。而善于观察的人,则会从日常的鸡毛蒜皮里捕捉到讯息。大排档老板娘显然深谙于此道,她梗着脖子瞪着马路对面的那辆白色面包车,右眼皮突突地直跳,她踹了一脚自己男人,说:“看外面。”

然而大排档老板——她男人却只顾着给碗里添饭,说:“要上摊了,你容我吃完这一碗。”

“妈,看什么?”大排档老板娘的女儿却咬着筷子好奇地问。

老板娘嫌烦地瞪了眼女儿说:“吃你的饭!女孩子家家的,十处打锣九处有你!”

女孩儿正十四五岁的年纪,她埋下头却偷偷翻了个白眼,显见得是大不以为然。实在不能责怪女孩儿,老板娘自己就是个十处打锣九处有她的人物,还有一次没去成大抵是崴了脚脖子。

然而既然训斥了女儿,老板娘骨碌碌的眼珠子只好收了回来,专心致志地扒拉起自己面前的米饭。

就在大排档老板一家子专心享用一天里最重要的晚餐的时候,住在他们家楼上的代驾司机阿超也注意到了马路对面的那辆白色面包车,但是这会儿还不是阿超的活动时间,再过两个钟头阿超才会摇摇晃晃地下楼到老板娘的摊儿上对付晚饭,因此阿超只是打了个哈欠,挤出了些眼泪花子,进而迷糊了视线。

酒吧里的员工对这辆面包车停靠的地方颇有些意见,接连上去交涉了几回,最终面包车发动了油门离开了酒吧门前。

此时老板娘正忙着摆摊,对面包车被轰走一事,只是赞许地点了点头,现在好了,最佳的视觉位置再度给她留了出来,观察疯子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但如果疯子纠缠的是这条街上有名的人物,那便大大不能错过。老板娘每日都要讲上数十次负心薄幸、玩弄感情的陈世美的故事,最近几日已经是炉火纯青、信手拈来了。

看看看,故事里的疯子来了,看看看,故事里的负心汉也来了,哎呀,那个讨厌的女人也来了,但不管怎么样,故事是老板娘自己的,她总能编得极好。

食客来了一波、走了一波,夜色渐深,老板娘的嘴皮子也干了,她弯下腰抓起一只搪瓷大口缸,咕咚咕咚地灌下去大半缸的茶水,而后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嗝。

但是旋即老板娘就不那么满意了,就在她喝水的时候,对面马路上的疯子不见了,女人也不见了,只剩下酒吧的霓虹灯闪烁得令她头疼万分。

疯子就这么不见了,在夜色中凭空的消失了。

起初几天,老板娘还颇为不适应,但是随后她就镇定了下来,勉强给自己的故事续上了一个尾巴,这源于她多年来习惯给自己的吹嘘与谈资留足退路,于是老板娘还是那个老板娘,无所不知,公鹅般的嗓音继续搬弄着城市里的大情小事。

又过了两三日,老板娘这才想起来,许久没见过阿超了。那个爱吃炒面的男孩子,颇招老板娘的青睐,虽然邋里邋遢不修边幅,但是看着他的眼睛,老板娘能感觉到安心。老板娘有着市井中浸染过的贼滑,冥冥中觉得阿超不是那么简单。

就在老板娘念着阿超的这段时间里,阿超正开着车飞驰在内环快速路上,他身旁的人忽然开口说:“第八个受害者的部分残肢就是在前面的路口被人发现的。不过抛尸点在更远的绿化带里,那个环卫工破坏了抛尸第一现场的有用痕迹,善良的人往往会做些糊涂的事情。”

阿超拧着眉心,略有些恶感道:“我知道。”

“不过这次抛尸,对我们缩小半径及收拢抓捕有很大的作用。”那人仿若没有看到阿超拧着的眉心和嫌恶的表情,依旧自顾自地说着。

“你能不能闭嘴?”阿超有些火气,说,“缩小了半径又怎么样,现在我们是孤注一掷,老潘,我们已经牺牲了一位同事了,不能再折了公圌安部给咱们调来支援的专家。”

“方木是专家却也是警圌察,他比我们当时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更有能力去做这件事,而且这次我们有时樾相助,现在只是在静待时机,等待方木下达最后的指令。”老潘回答说,“我当然也担心方木的安全,不然干嘛要你每天换着车跑这一块地方,你这些车,租金都不便宜。”

“时樾就这么可信?”阿超大不以为意地道,“他都退伍好多年了。”

“拔了牙的老虎都比猫强,”老潘一脸敬畏地说,“你是没见过时樾发狠的样子,他是一头狼,只是年轻时候性子太过刚硬,需知过刚易折。这些年倒是顺眉顺眼了许多,可狼崽子就是狼崽子,再怎么顺眉眼,那颗心都是野的。”

“哼。”阿超道,“你吹得越神,我便越想和他比试个真伪。”

老潘横了一眼阿超说:“当心他咬断你的脖子。”

“我不怕。等案子结了,我一定找个机会跟他练练手。”阿超不服气道。

老潘却是笑得跟个狐狸一般,没有表态。


====07.20更新完毕====

评论(3)
热度(19)

© 布丫头的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