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丫头的猫窝

入戏(时樾X方木 衍生 很大概率OOC)第九章

 @茯曦 

可算坑坑巴巴地进入了破案主题了

下辈子都不写了

不擅长这个


====07.24更新分割线====


第九章

常言道人心隔肚皮,又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一个个皮囊鲜活的人,内里却是波澜诡谲、防不胜防。于是窥探人心,成为了某些人做梦都想拥有的能力,但是作为人类的矛盾也随之出现,即便这些人想要窥探他人之心,可他们自己的心却一点也不想被人所窥探。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这一点上,遗憾的没有能够达成一致。

于是当两个深谙心理学的对手相遇时候,碰撞出来的属于思想的火花远比赤身肉搏更加激烈。

方木痴痴傻傻地坐在空地的椅子里,双手抚着肚子享受着阳光的照拂,在他的身边,是另外一些痴痴傻傻的人,或站或立,他们彼此之间却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全都龟缩在自己的那一方小小的世界当中,永远也走不出来。

不远处一栋两层小楼的阳台上,站着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他们注视着院子里行为举止怪异的人们,脸上表情既没有烦躁也没有怜悯,眼睛里却闪烁着奇异的光彩,他们指指那个又点点这个,小声地低语着。

忽然院子的平房里走出个女人,女人一手拿着个大盆一手拿着个铁勺,她像是喂鸡又像是养鸭一般地用铁勺敲了敲大盆,大喊道:“吃饭了!”

一时间,院子里热闹起来,刚才并不在院子里的一些护工鱼贯而出,径直地走向自己所看护的那个人,只是要喊走那些人并不容易,毕竟有的坚持自己只是个蘑菇,有的则坚持自己是一只正在飞翔的鸟……于是乱糟糟一团中,方木这种安安静静、痴痴傻傻的竟是最招人艳羡的看护对象。

“真作孽,多俊一小伙子,偏偏是个疯子。”闲暇时候,负责看护方木的大姐就会嘀咕上两句,“还以为自己是个大姑娘,肚子里怀着情人的胖娃娃。真是作孽。”说话间,方木正从休息室外的走廊上经过,他一手撑腰一手扶墙,姿势动作分明怀胎八月即将临产,于是大姐丢下闲谈的姊妹,跟了上去。

“你跑哪里去?”大姐叫住方木。

方木停下脚步,略有些害羞地看着大姐。

“你不要乱跑,”大姐牵住方木的手说,“肚子已经很大了,要当心。”肚子里不存在的孩子,一向是方木的软肋。

于是方木点点头,温驯地让大姐牵着他回房了。方木的房间里,还有一个人,只是那个痴傻得更加厉害,自始至终蹲在角落里,撑着一把雨伞。大姐安顿下方木,又去看了眼那人,嘀咕道:“真当自己是个蘑菇呢。”

当天夜里“蘑菇”就被人带走了,带走“蘑菇”的人是这里的白大褂之一。那白大褂让人先带走了“蘑菇”,再折身回到方木的床前,伸手摸在了方木的肚子上。“就快到时候了。”

“嗯。”方木点头回应道,“我有好好吃饭,我会生个漂亮的宝宝。”

“你太瘦了,差一点就不合适。”白大褂又说,“还好你又胖了些起来。所以,开心吗?”

“开心。”方木说,“我会生个漂亮的宝宝。”

“睡吧。”白大褂为方木重新盖上了棉被,“小木。”

“嗯?”方木睡眼惺忪地看着白大褂。

“睡吧。”白大褂最后说。

说完,白大褂走出了房间,摁灭了灯光。

不到一刻钟后,白大褂出现在了另外一个房间里,方木房间里的“蘑菇”也在这里,只是他紧紧地闭合着双眼,全然地睡死了过去一般。

“最近风声紧,出门要小心。”白大褂一面嘱咐着,一面让人把“蘑菇”推进了相连接在一起的房间内,门上一盏红色的灯随着大门闭合亮了起来……无月无风的夜晚,一辆黑色的商圌务车如幽灵一般地驶出了大院。

“蘑菇”不见了,看护大姐却很习惯,她收走了“蘑菇”的雨伞,然后给床铺换上了洗过的床褥被单。方木便靠在床头上哼着童谣,一双脚随之荡来荡去。

墙头上,一只隐蔽的摄像头,正将房间里的画面实时地传送到监控室内。

“你看着怎么样?真的,假的?”

另外一台视频播放器上则播放着这一段时间来,方木的其他画面,有白天时候闲逛的,也有夜晚睡着以后的。

“再没有比他更真的了。”说话的白大褂正是昨晚进入方木房间的那一个。

“汤平,你喜欢他?”另外一个人讥笑道,“他可是个疯子。”

被称作汤平的白大褂涨红了脸,却也反唇相讥道:“说的跟你没睡过疯子似的,就算不是疯子,不也被你逼圌奸疯了吗?付孝晋。”

付孝晋白了脸色,嘴唇抖了抖,却没来得及出声,就让另外一个人打断了。

“够了!我们三个不要内讧。不管他真不真,他的配型结果是出来了,受体下个礼拜到咱们这里,做好准备。”

于是两人停下来,一起转头看向了最后的这个人,他穿着笔挺的西装,头发一丝不苟地服帖在头皮上,一双眼睛里透着狡猾与贪婪,笑容却是刚刚好的礼貌。

====07.24更新完毕====

评论(4)
热度(32)

© 布丫头的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