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丫头的猫窝

入戏(时樾X方木 衍生 很大概率OOC)第十章

 @茯曦 

热到爆炸,根本无心更文,我发现你每次祭出什么梗都是在大热天……下次不要这样了,请在冬天出梗~

====07.29更新分割线====


等待,是一件十分耗损心力的事情;无望的空等,是一场自欺欺人的执着,而明知危险却仍要静待,则是一场人疲马乏的暗战。时樾刚好陷于这样的暗战之中,困乏却一丝一毫也不敢懈怠,一朝一夕间,时樾恍惚回到了昔日的边陲山林,罪恶就潜藏在钢筋混凝之间,却迟迟无法揪下他的面具以彰正义。

时樾点燃了一根香烟,夹在手里,却未曾动过一口,他一度十分反对方木以身涉险,因为方木看上去既瘦且弱,以时樾专业的角度来说,他看不出方木有任何自保的实力。

然而方木却盯着时樾的眼睛说:“先不要说出你的意见,我们做个游戏。”

时樾蹙眉,道:“卧底不是游戏。”

方木笑着,向时樾伸出了双手,说:“那么这也不是一个游戏。时樾,我听说过你,你是最优秀的。现在你准备好了吗?我要进入你的内心。”

“人只有思想。”时樾警惕地看了眼方木的手心——很白净。

“你在害怕?”方木挑衅道。

时樾冷哼一声,将手伸出去握住了方木的双手,方木的手心很干燥,却有点微凉。

“中午吃了什么?”方木问。

“牛腩面。”时樾毫不犹豫地回答,他心里对这位专家是抵触的,或者说带着极深的不信任。

“放松点。”

“军人永远都不该放松。”时樾道,“特种兵更不能。”

“那好吧。”方木笑了笑,说,“我们继续,如果现在给你一张纸一支笔,你会画什么?”

“……”时樾盯着方木的手指看了一阵说,“我们一定要这么一直握着手?”

“不用。”方木眨眨眼睛说。

时樾却不明所以的感觉到了一阵燥热,他忙不迭地松开了方木的手,深吸了口气后说:“大概会是海。”

“什么样的海呢?”方木问。

“黎明时候的海。”时樾说着微微扯起了嘴角,仿佛已然看见了那样的壮丽景色。

方木也不着急,因为时樾诚如他自己所言,是一个任何时候都不会放松的人,他很快收拾起泛滥的想象力,重又正经八百地盯着方木的时候,方木知道他可以继续了……

“当心烧着手。”同僚眼看着时樾手里的香烟越燃越短,禁不住地提醒道。

时樾回过神来,指间一抖,抖落了一桌的烟灰。“抱歉,我平时不这样。”时樾收拾了桌面,掐灭了烟蒂。

但是等待的时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漫长——起码时樾是这样觉得的,最初的交锋自然以时樾的落败而结束。

时樾记得方木那时候的神情。“卧底不单单需要体力更需要脑力,你们要对付的是一个极具精神控制力的对手,他很专业,所以他的对手也一定要能匹配他的专业。”

方木的言下之意再明了不过,在座之人,不会有人比他更合适了。

时樾不是妒忌成狂的小人,他虽然输得并不心甘情愿,却也认输了,他承认方木比他更加合适去做这件事。

“……不过,我需要有人配合我演这场戏,我想跟你做搭档。”方木说。

时樾不可置信地反问道:“你要选我?”

“因为你合适。”方木的回答十分简洁明了,他认定时樾合适,却不肯做出说明。

“好。你要我做什么?”时樾答应下来,“我都能全力配合你。”

方木仿佛等候已久,嘴唇微动,便讲出了自己的要求:“第一,你要演个始乱终弃的陈世美;第二,我要你在我的身体里植入你在研究的那个东西。”

“我反对。”演陈世美——时樾无所谓,反正他长得也像个薄情人,但是往人体内植入芯片,还是一个在研究中的芯片,时樾不愿冒险,“那个芯片还在试验阶段,我们不知道它进入人体后,精度以及灵敏度还能不能得以保证,而且现在植入人体有很大的排异风险,如果伤口无法愈合,会有性命之忧。”

“我愿意冒这个险,”方木却坚持道,“可以先尝试两日,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就继续下去,如果有问题,我们再调整方案。时樾,我们的时间不多,他们一定会再次作案,到底还有多少无辜的人会惨遭毒手?所以我愿意冒险。”


====07.29更新完毕====


【要热死啦!!热死啦!!!热死啦!!!!】

【今天下午兔颜间下雨了,所以更一下】

评论(4)
热度(30)

© 布丫头的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