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丫头的猫窝

入戏(时樾X方木 衍生 很大概率OOC)第十二章

 @茯曦 


你看最近锁场和反锁场的大戏了没有?

简直精彩

某家真是孽力回馈


又:今日立秋啦~


====08.07更新分割线====


第十二章【已做河蟹处理】

闷热的夜晚,被天际的一声炸雷撕裂,一场始料不及的暴雨倾盆而下,烈火烹油的夜市随着这场暴雨早早地收了场,一时的喧哗过后,留给大排档老板娘的是满桌的狼藉。

这样的热闹恍惚还不尽如老天爷的意思,一声又一声长啸短呼的警笛在雨夜中回荡开去。惊扰了无数人的安眠,也惊动了老板娘这样耳听八方眼观六路的明白人。

出大事了!

这是那一晚所有人心中的想法,但到底是怎样的大事,答案会在五个小时后送抵的晨报当中被揭晓。

而暴雨倾盆的此时,这件大事还尚处于情形不明之中。

“都给我让开!”昔日西装革履,头发纹丝不乱的男人在重重包围之下,到底也失了那份从容不迫。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躺着另外一个身穿手术服的男子,那人的颈项间尚有温热的血液涌鉘出,但人大抵已经不行了。只是手术服男子却死死地盯住这个男人,直到断气也不曾合上双眼。

因为在这个男人的手里,有一个人质,是手术服男子放不下的人。

“给我让开!退后!不然我死了也会拉个垫背的!”男人用枪口顶着怀里人质的太阳穴说。

“都别动!!”老潘道,“你要什么?我们可以谈谈,别伤害人质。”

“很好。”男人笑了笑,躲进了屋内,“我知道这附近一定有狙击手,你让他们撤。”

“好。”老潘答应下来,“你还要什么?”

“我想猜一猜,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男人问,“是我手里的这个男孩儿带你们来的吗?”

“我们侦破的手段,与你手里的男孩无关。”老潘喊话道,“你应该知道你已经被包围了,何不争取从宽处理呢?”

“从宽处理?”男人道,“这种心理战术留给像汤平这种傻鉘子就好,你我都心知肚明,我所做下的事情,法律不可能从宽处理。还是谈谈你们怎么找来这里的如何?我猜应该就是这个男孩,他让我觉得很熟悉,也很危险。不过我猜不出他怎么传递消息的,是用汤平吗?他是个很好催眠的蠢货。”

“如果你一定要谈谈案情,我们也愿意与你沟通交流。”老潘说,“不如大家坦诚地坐下来谈谈。”

“我觉得这样就很好。”男人笑了起来,“这样的环境就很好。我注意到你到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我,你的策略者信息收集得不完整对吧,他找不到我的信息对不对?我可以跟你自我介绍下,我叫赵璞,璞玉的璞。我的父母都是医生。”

老潘闻言感觉有点受挫,的确,策略者的信息是不完整的,就连赵璞这个名字,老潘也觉得十有八鉘九不准。

“你不出声,看来我是对的。”赵璞说,“但你在担心被我误导,没关系,你可以慢慢查,我允许你以你自己想称呼的方式称呼我。”

“赵先生,如果你坚持要在这里谈,我们也可以谈。可是你能否告诉我人质现在的情况如何?”老潘想要尽量的确保方木的安全。

赵璞看了看怀里的人,说:“他很好,我们也不可能使用太多的麻鉘醉剂。你放心,他就快醒来了,眼珠子一直在乱颤呢。咱们先聊聊吧,他醒了,我就把他还给你们。”

“可以相信你吗,赵先生?”老潘延宕道。

“当然可以。”赵璞回答说,“我可以相信你们吗?你们的狙击手真的都撤走了吗?”

“当然!”老潘斩钉截铁道。

“所以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赵璞说,“之前那个警鉘察可是不能说话也不能动了罢。”

阿超听到这话,登时愤怒不已,却也不敢出声破坏老潘的部署,只在心下狠狠骂道——何不干脆就说是被你这人鉘渣虐杀的?!

赵璞听不到老潘的回答,却也能自问自答。“你肯定在骂我了。你看,我也不想这么对他,可是谁叫你们死追着我不放。其实我很看重人命的,不想浪费任何一条性命,是你们逼我这么做……啊!”赵璞忽然地叫了一声,“我刚刚看错了,这个人质不好,很不好,他在出鉘血。那个汤平已经给了他一刀了,现在血已经浸透纱布我才看到。”

老潘和阿超的心不禁为之一揪。

“超哥,有个人要闯入包围圈,他说是咱们专案组的人。”一个外围警员摸鉘到阿超的身边,报告道。

“谁?”

“他说他叫时樾。”


====08.07更新完毕====

评论(6)
热度(32)

© 布丫头的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