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丫头的猫窝

入戏(时樾X方木 衍生 很大概率OOC)第十四章

 @茯曦 

时断时续的更新

还是很热,持续不断的高温攻击,我觉得要化掉了

话说,二十二和杀破狼你去看了没?


====08.20更新分割线====


第十四章

自然界中,一个好的捕手,往往具备有超强的忍耐力,与之相匹配的便是它绝佳的潜藏技能。人从属于自然,因此亦未能跳脱出这约定俗成的规矩,只是作为智慧类的生物,想要潜藏的便不止是行踪更有思想了。

施加在方木身上的麻醉剂,早在汤平被赵璞击中的时候就已经失效了,这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在忍受自己前胸上那一伤口带来的剧痛,被手术刀划过的皮肤和被普通刀具划过的感觉全然不同,如果汤平再狠心一些,也许方木就会从此长眠。可是既然没有一刀毙命,方木便不会想到要放弃自己的希望,曾经有很多的岁月里,方木被恐惧和阴影笼罩,他好不容易走到阳光之下,不想就这么回到阴暗当中。

初始,方木几乎痛到晕厥,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但是随着赵璞不再拖着他移动,方木的神志清醒了许多,虽然还是疼,疼得他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一如大多数麻醉剂过效后的一般反应,方木的颤抖没有引起赵璞过多的关注,毕竟方木的情形,从体格上来讲并不具备反抗的条件。

于是方木的脑子转动了起来,这样的劣势下,他要给自己一个求生的机会。

小护士的到来,搅乱了屋内的暗流,也迫使方木不能再继续装晕厥,他双目微张睫毛颤动,向着小护士扬起了嘴角。

“你很痛吗?”小护士小声地问。

方木轻轻地摇了摇头。

“你伤口裂开了。”小护士道,“缝针的人做的不好,我要重新来一次,你受得住吗?”

方木又点点头。

“外面的人都为你而来。”赵璞的声音在近旁出现。

方木调转了视线,向另外一侧看去,便瞧见了靠在房间一侧墙下的赵璞,不需任何的言语,只一眼方木就确知这个男人便是往日里站在小楼二层阳台上的人,只有在他出现以后,院子里的“疯子”才会忽然失踪,他是那个始作俑者。

“外面的人,只为正义和公理而来。”方木虚弱地道。

“你不疯。”赵璞自嘲道,“哪个艺术学校毕业的?戏作得倒不错。”

“当我想疯的时候自然就疯了。”方木说。

“你竟肯为了这件事,做到这样程度,不惜自己身陷险境。”赵璞沉吟道,“那你也应该是警察了。如今警察里头,能把心理环境摸索得清楚透彻,想疯就疯的实在不多,我想,你我应该是同行。”

“我想我应该从未从事过屠夫一职。”方木冷道,“何来同行一说。”

赵璞闻言竟是笑了。“屠夫?好吧,这可能是你们给我的定义。但我个人来说,我不这么认为。”

“那你认为你是什么?”

“救世主。”

“愿闻其详。”

“你在诱惑我。”赵璞道。

方木摇头说:“你应该很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所说的任何话都不能作为呈堂证供。”

“那我给你讲个故事。”赵璞说着瞄了眼仍在屋内的小护士,“不过这个故事女士不宜。”

“可我还没把伤口都缝合上。”小护士担忧道。

“出去。”出声的却是方木。

小护士从未见过比方木更不讲理的病患。“可是你……”

“出去。”方木握住了小护士的手腕,“不要让我说第三次。”

“让我来,我是医生。”赵璞拿过小护士手里的缝合钳,道。

方木机警地瞥了眼赵璞手里的缝合钳,又冲着小护士眨了眨眼睛,他很希望小护士能够理解到他这眨眼里的深意,此刻的房间内多一个人便让赵璞多一个筹码,方木不管如何的虚弱,却没忘记自己仍旧是警察,在叵测的时刻必须以身保护在场的每一个公民。

似乎是上天眷顾,小护士放弃了自己的执着,她起身背对着来时的路一步步地退去。方木看向小护士的目光陡然变得温柔而欣喜,直到小护士已经完全退出了房门,方木才将注意力放回到赵璞的身上。

赵璞半垂着眼睑,一丝不苟地使用着手里的缝合钳,娴熟的手法是无声的语言——看,我说过我是一个医生。

“我出生在一个医学世家……”赵璞以这种方式开始了自己的讲述。


====08.20更新完毕====


评论(8)
热度(29)

© 布丫头的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