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丫头的猫窝

入戏(时樾X方木 衍生 很大概率OOC)第十五章

 @茯曦 

下次再也不经受你的诱惑,开我不熟悉的脑洞


====08.23更新分割线====


第十五章

人,是复杂的多面体,他展现哪一面,便决定了在另外的个体眼中是善还是恶,窥一面只是庸常,得窥两面便已经傲然多数,至于更多的第三面、第四面……那便要看天命给不给你窥伺的机会了。

有的职业,会较其他人获得更多窥伺多面的机会。

比如心理医生。

但是这些职业的人,往往具备了比旁人更多的位面,他们更加复杂难以捉摸,由此也变得愈发危险。

“……为什么对社会有用的人就会死,而那些社会的渣滓却能活下来。这不公平。”赵璞目光灼灼地向方木阐述道,“你能理解这种感受吗?他们活着,可以为这个世界做出更多的贡献,而那些渣滓只会拖整个社会的后腿,只会成为社会的隐患,他们唯一向这个社会忏悔并作出贡献的,就是成为一颗颗鲜活器官的培养皿。你知道我国每年有多少人等着器官移植吗?你知道每年自愿捐献器官的人又有多少呢?多少人在一日一日的等待中走向了人生的终点?神因为世人贪图享乐,而降罪于人,但也给了清白的人一条船,让他们得以幸存。我所做的,就是神所示于我的。我爱世人,世人也当爱我,我即是救世主!”

赵璞情绪激昂地在方木的面前走来走去,说到人生中的几个重要事件更是会挥动起自己的手臂,以肢体来补充语言的贫乏。

“你明白吗?你明白这种感受吗?”赵璞忽地凑近到方木的眼前,用一种近乎狂热的眼神盯着方木。

方木点点头。“我大概明白你在说什么。”

“但是他们不明白。”赵璞用手指着大门的位置,“外面的很多人都不明白。你以为汤平和付孝晋明白吗?他们其实也不明白。在这个救助中心的很多人,都不明白。他们都是为了利益来的,汤平贪财,付孝晋是为了消灭他自己的罪证,带你来的那个大姐,她儿子得了尿毒症需要一颗肾,她没钱所以她给我打工,我们约定她只要给我弄来十个培养皿,我就想办法给她儿子弄一颗肾……至于看护你的,还有在这里工作的,大家的理由都差不多,都很自私。只有我,完全不求什么,只是做个好事,救救这个世界。”

“讲完了?”方木忍着剧痛耐心地听完了赵璞的自陈。

“当然。”

“西服挺贵的吧。”方木道,“皮鞋和手表也挺贵的。”

赵璞像被噎住一般,冷下脸来。

“其实,你跟他们也没什么区别。不过他们还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即便丑恶;但是你已经学会用冠冕堂皇的腔调来掩饰自己的罪恶。听上去一切都很正确,很有正义感,当然也充满鼓动性。可我们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去决定他人的生命权,只有法律可以在有限的范围内决定他人的生命权。”方木说,“人命不是商品,不适用以物易物的法则。”

“肤浅!”

“谋害自己的父母,夺取双亲名下的医院,是为不孝;残杀自己的病人,盗取他们的器官,是为不义;教唆罪恶,是为不仁;无视国法,是为不忠。上天下地,你这样一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人,有何立锥之地?!”方木怒道,“我很庆幸自己肤浅,说明我尚有为人的耻辱意识,而你大抵与畜生无异,只是有个人形的皮囊。”

“嘴皮子十分利索。”赵璞双唇发白,神色却更加狠厉,“我大略知道今天无法从这里全身而退,原本以为,在我离开前,能够找到一个人继承我的精神。汤平不堪大用,他看你的眼神就暴露了一切,即便没有这场围剿,我怕他也对你下不去手。”

“所以你等在门外。”

“是。”赵璞一面说着一面拉下了手枪的保险栓,“付孝晋更不是个能担大事的,他看上去狠,可是心里怕得很,听见异响转身就跑。只是跑的不够快。”

“你想要做什么?”

“既然你也是个不能用的,那我也就没必要留着你的命了。”赵璞端起枪口瞄准了方木的眉心位置,“汤平临死都护着你,想必我将你送下去陪他,他应该会很高兴了。”

方木早意识到自己今日同样没有活着出去的道理,从他开始跟赵璞对话,就已经注定了这个结果,虽然他可以装疯卖傻避免与赵璞的正面交锋,但是方木做不到,他一直在努力完成自己的课题,一次次地参与到案件中,模拟这些犯罪嫌疑人的心理,并且用心理描绘的方式画出他们的特征。在破案以后方木会回过头去对照自己的心理画像,标识个体特性、统计普遍通性,他想要让国内的心理画像及分析技术更成熟更完善,而不是永远跟在国外研究的后面亦步亦趋。

但是这一次,好像没机会修正画像里的瑕疵了。方木闭上眼睛的时候想,还是太冒进了一些。


====08.23更新完毕====

评论(8)
热度(32)

© 布丫头的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