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丫头的猫窝

入戏(时樾X方木 衍生 很大概率OOC)第十六章

 @茯曦 

我们今年是真的热满二十四个秋老虎 TAT


====08.26更新分割线====


第十六章

尽管之前已经听闻过有很多关于时樾的传言,但阿超还是第一次跟时樾这么近的相处。时樾这个人真是十分有意思,第一次在警局的会议室中匆忙一见,第二次在酒吧门口又是匆匆一眼,接连两次却没有一次给人的感觉是重复的。警局里的时樾态度诚恳谦和,是个关心国是的社会精英;酒吧门口的时樾跋扈张扬,骨子里透着股不可一世。

此刻趴在阿超身边的时樾却又是第三种样子,虽然不曾四目相对,阿超却能感觉到那份沉稳。

“你想做什么?”阿超有预感,时樾不会听老潘的安排,更不会听他的指挥,“你别乱来,方木的命可在他手里。”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越怕死就越会死。”时樾没有看阿超,只是悄声道。

阿超从未听过不由得一时愣住,顺着时樾的话接道:“谁讲的?”

“我。”时樾转过头,看着阿超露牙笑了笑,“就在刚才。”

“无聊。”阿超瞪了眼时樾,将头扭开了去。

却不想就在下一秒,突然出击的时樾令阿超后悔了,他应该继续死死盯着时樾,不然时樾就不会趁着他扭头的机会跑了出去。阿超不敢大喊,心里急得如同十八只猫儿在四下抓挠,却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时樾匍匐在地面上,一点一点地向着羁押着人质的房间爬去。

时樾的脑子里没有阿超那么多考虑,对他来说救出方木是唯一的目的,至于合不合规矩那是老潘他们该操心的事情,待时樾抵达门外,靠墙隐蔽好之后,他回过头冲着阿超所在的方向竖起了大拇指。

虽然看不清阿超的表情,但是时樾猜想这个年轻的小警察一定气得够呛。

一如时樾所料,阿超的确气得够呛,但是他又什么都不能做。在前线负责谈判的老潘看见时樾的手势却没来由地松了口气,他是全然信任时樾的,过去的事情很少有人知道,但是老潘就是那极少数的亲历者,他明白那次海外解救人质失败的过错不该由时樾一人背负,人质的配合度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解救任务的成败。

小护士出来时候因为两手空空,而有了在见到时樾如同壁虎一样贴在外墙上及时捂住嘴巴的机会,她的悄无声息,为时樾的隐蔽赢得了时间。天知道小护士岂止是吓的差点失声尖叫,她连腿肚子都吓得软了。小护士怎么惊魂未定地走回到另外一边按下不提。

单讲时樾这边听见了门缝里传来的对话声,说是对话也不尽然,大多时候只有嫌疑人一个的声音,方木只在适当的时候用言语刺激对方一下。可是这刺激未免太大,时樾觉得这不是什么好兆头,他参与解救的经验告诉他,人质这么做很有可能激起绑匪的加害意识。

果然,房内的声音陡然升高,紧张的空气透过隙开的门缝传染到了时樾所在的位置。千钧一发,既是最危险的时刻,也是时樾最佳的机会。

一秒钟能做多少事情?大概只足够眨一下眼睛。

对方木来说这一秒,决定了生与死。砰的一声后,赵璞的鲜血喷溅了方木一脸,赵璞临死前的表情是不可置信的死不瞑目,但是他没有机会转过头看一看究竟是谁开枪射击了他。

方木微微偏过头,视线越过倒下的赵璞,看向枪声响起的地方,时樾正缓缓放下他举着手枪的那只手。方木半仰躺着,看着向他走来的时樾,勾唇笑了笑。然后他感觉到了巨大的疲倦,这一晚他太累了,方木已经支撑不住自己的意志,微笑尚未及消去,双眼便合上了。

阿超听见枪声,方后知后觉自己的配枪不知何时已经被时樾给顺走了,心下痛骂时樾,却又奈何不得。只得一翻身率先冲进了房间当中。

“方木怎么样?”

“还有气。正好门外有医生,快叫他们进来。”时樾早将压住方木的赵璞尸身一脚踢开,正将昏迷的方木放置成合适的平躺。

其实不需时樾谈及,紧随着阿超的脚步,老潘及一众警察都涌进了这个屋子当中。“快!叫医生赶紧过来。快!!”老潘关切的声音响彻了房间。

方木醒来是在两天后,他这两天里,就好似掉进了海里,意识沉沉浮浮的,耳边有很多的声音,吵吵嚷嚷却一句也没有听清。好不容易终于找回自己的意识,朦朦胧胧间,方木听到了病床前有人在对话。

“他怎么还不醒?”方木努力辨识着声音的主人,“已经睡了两天了。”

“医生刚刚已经又说过一次了,方木没事。这两天一定会醒过来。”另一个声音说,“你能不能离开这里?时樾?”

“没有看到方木醒过来以前,我不会离开。”

方木现在很肯定声音的主人是时樾,既然肯定了这一个,那么另外一个一定是周超了。


====08.26更新完毕====

评论(5)
热度(26)

© 布丫头的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