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丫头的猫窝

入戏(时樾X方木 衍生 很大概率OOC)第十七章

 @茯曦 

雨过天晴章~


七夕节快乐~


====08.28更新分割线====


第十七章

在方木昏睡的两天时间里,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在为罪恶的消除而欢欣鼓舞。街口的大排档比往日任何时候都要热闹,老板娘特有的嗓音从人群中传来,透着几分与有荣焉,仿佛这起案件的破获有她极高的功劳。

“但她确实有她的功劳,如果没有老板娘的大嗓门和八卦嘴,估计咱们的计划也不能实施得这么顺利。”在方木醒来以后,周超便隔三差五地来看他,顺便将街头巷尾的舆论都带给方木。

“我不喜欢她。”时樾将削好的苹果插上牙签,放到了方木的手边。

“你这叫公报私仇,不就是被编排了一通么。至于这么小气。”周超伸手去拿盘里的苹果,却被时樾不动声色地挪开了些,“哎?你干嘛。”

“要吃自己削,这是方木的。”时樾冷着脸回答道。

“小气。”周超狠剐了眼时樾,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只苹果在衣服上擦过两下,便放进了嘴里。

这是方木醒来的第七天,周超与时樾隔着方木的病床相对而坐,从方木醒来的那一刻起,他就觉察出二人的针锋相对。

时樾偷取周超的枪支,累带周超写了一长篇的情况说明,其间虽然略去了时樾偷枪用枪一节,再加上老潘的作保,周超才免于了一次处罚。可周超对时樾其人成见愈深,心里头给时樾扣上了目无法纪、刚愎自用的帽子。

至于时樾,则不耐烦周超的婆婆妈妈,他认为对的事情做就可以了,不必考虑那么多,畏手畏脚不是一个法纪人员该做的事情。

正所谓话不投机,大概就是由此而来。

方木对他俩这种幼稚的行为,并不加置评。长时间的压抑以后,方木渴望一个假期,不用费心思去猜测他人的内心世界,只是简单的,像大多数年轻人那样的假期。

只是目前方木被“绑”在了床上,暂时只能跟周超和时樾凑成三人行,听他们二人说起医院外的世界。

“……听说你前天还回去街口吃了最后一顿炒面?”不经意间,时樾与周超已经聊远了话题。

“是啊,怪舍不得的。毕竟在那里吃住了这么长一段时间,跟邻居之间也有了些感情。再说,老板娘虽然八卦,可做的炒面是真的好吃。”周超不无失落地说,“不过为了保密,我也不能跟她说我到底是做什么的。只说自己已经找到了固定工作,以后就不住那边。也算是道个别吧。”言谈间,周超回忆了自己作为阿超的那段时光,虽然那时候心里头压着案子,可是跟大家相处时候付出的感情是真的。周超想,他会想念老板娘,也会想念那条街上所有的人。

时樾闻言,难得的沉默了一刻。

周超只是感慨,旋即察觉到了自己的走神,于是不好意思地冲方木与时樾笑了笑说:“说起来,酒吧怎么办?还打算开下去吗?”

时樾理所当然地点头说:“既然已经开起来了,也还算赚钱,自然要继续开下去。”

“不过你大概不知道在那条街上,你的风评有多差。”周超揶揄道,“也许除了开酒吧,你还可以去当当演员,入戏挺深的。如果我不知道内情,估计也要被唬住呢。”

“看来那天你看见我将方木挥倒在地上,那一瞬间想冲上来打我的眼神是真的。”时樾咋舌道,“你入戏也挺深的。”

“能让我插句话吗?”方木耐着性子看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地说了半晌,终于决定还是出声打断下二人的互相捧杀。

“好。”周超与时樾异口同声地应道。

方木清了清嗓子,说:“其实你们俩,演戏都不怎么样。”

“怎么可能。”周超反驳道。

而时樾则拧起眉头牢牢地盯住了方木。

“你这样看着我也没用。在与我表演纠缠、抓扯的时候,你眼睛里透露出了担忧、歉意和惊慌,肢体屡次出现明显地选择性倾斜,脚尖指向我摔倒的方向,手做出搀扶的预备动作。”方木无畏两人的反应,坦然直言道,“而阿超你就更夸张了,几次三番趁着在酒吧门口拉活儿的时候,企图与我发生肢体和语言的接触,故意引诱大排档老板娘关注我的饮食问题。你这样已经超乎一个角色的需要,很有可能惹来不必要的注意,导致计划失败。”

被方木一番点评,二人讪讪地对视一眼后,再次异口同声道:“我总是要比他好一点的。”


====08.28更新完毕====

评论(4)
热度(19)

© 布丫头的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