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丫头的猫窝

入戏(时樾X方木 衍生 很大概率OOC)第十八章

 @茯曦 


本章脑洞来源~

真的肥肠妒忌了~


====08.31更新分割线====


第十八章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有善、有孽。其间神妙,多少先贤智者倾尽心血却也只能窥探一角。缘分、因果,如何判定谁也说不清楚。

方木在医院躺了两个礼拜后,终于可以出院归家修养。时樾知道后不顾方木的婉拒,坚持将对方接到了自己家里暂住。

“我们是朋友了吧。”时樾不容疑问地陈述,“既然是朋友就不要客气。”

方木能看出时樾的坚持和诚恳,再三权衡下,终究是拉开了车门,登上了时樾那辆骚包的宾利。方木的妥协,使得时樾在接下来的路途中始终保持着和煦的微笑。这微笑看得方木有些牙酸,他索性闭上眼睛不再看时樾。

直到时樾熄火停车,方木方觉察到某些不同,不同于和周超在一起,时樾对方木的态度显然超过了朋友之间的亲昵,甚至停车后,也不曾叫醒方木——时樾不知道方木是假寐,可方木却感知到了时樾的一举一动。从后来睁开眼睛时候所看到的姿态与动作,方木推测时樾应该是想抱他下车。

看见方木睁开眼睛,时樾没有半点的窘态,落落大方地直视着方木,低声道:“吵醒了?”

“没有,也没有睡。”方木有意识地与时樾拉开一点距离,“这是你家?”

时樾点头。“欢迎来到我家。先下车,我拿东西。”

“你的车房……”

“嗯,”时樾偏头看了眼方木问,“喜欢吗?”

方木别开头,说:“挺特别的。”

“我设计的。”时樾拿上方木的行李,站到了方木的身边说。

“那我要纠正下当初给你画的画像。你还是有一点童心未泯的。”方木说,“不过我还是坚持你有英雄情结。”

“谢谢。”比起第一次听到方木对自己的画像,时樾这一次接受得十分欣然,“我觉得你在小住的这段时间里,可以更精细地修正我的画像。”

“我是学犯罪心理学,你确定?”

“所以对正常人不灵吗?那我不介意表现得变态一点。”

经过近段时间的相处,时樾与方木的关系变得融洽放松,彼此间开个小玩笑已然无伤大雅,当然,这要归功于周超的存在。

只是作为功臣的周超早已被调回了警队,案件侦破不算大功告成,后期采集证据、档案整理、移送司法机关等等又是块块硬骨头,哪一块都叫周超吃不消。

不过为了庆祝方木出院,周超还是想尽方法,尽可能早地到了时樾家里。弗一进门,工人家庭长大的周超就嚷嚷着给时樾扣上了“资本主义”、“享乐主义”、“为富不仁”的数顶高帽子。

时樾抄着双臂倚靠着厨房门,露出一脸的无可奈何。“为富不仁我是不会接受的,别忘了,我可是获得了市长与你们局长嘉奖的优秀市民,为国家和社会做出过有利的回馈。”

周超闻言翻了个白眼,哼道:“违法使用枪支弹药,有什么好嘉奖的。”

“那也要感谢某个人丢了自己的配枪。”

关于丢枪的事情,周超一直耿耿于怀,一方面为自己疏忽至此而羞恼,一方面却又为时樾择机而动感到庆幸。如果他们一直畏首畏尾,那么方木此刻会在哪里呢?周超不敢想象。又失去一个战友,是周超绝对不愿意接受的。

如果时光倒转,两相取其轻,周超扪心自问,竟然是愿意时樾偷走他的配枪的。一旦念及此处,周超就弱了声气。

“有空,找个地方我们俩切磋切磋。”时樾忽然说道。

周超心下一惊,只抬眼看着时樾,一时不曾接话。

“难道我感觉错了?”时樾说,“那便……”

“不不不,”周超早就想与时樾一较高下,立时出声道,“我约你,你约我?总要等我忙完手里的案子。”

“好。”

此时的周超还不知道自己与时樾的切磋之路漫而悠长,只是一心沉浸在要叫时樾好看的踌躇满志中。

在这个时候,大概只有方木看出了时樾的不安好心,和周超注定的惨败如归。只是不知为何地,方木忽然很乐见这场切磋的最后结果,他不想剧透,有时候不要动那么多脑子,生活会愉快很多。养伤的日子,就让它简单点再简单点,顺其自然。

是夜,方木有了难得的闲情,在时樾家的阳台上观赏夜空,漫天星辰、浩瀚无际,紧绷许久的心与身都得到了慰藉。

“喝一杯?”

时樾忽然地出现相邀,让方木来不及收回自己的情绪,他后来想,自己那一刻看向时樾的眼神,定然不同极了。


====08.31更新完毕====

评论(4)
热度(16)

© 布丫头的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