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丫头的猫窝

入戏(时樾X方木 衍生 很大概率OOC)第十九章

 @茯曦 

敦刻尔克拍的还不错,就是怎么都有种腐国红星闪闪的错觉。


====09.03更新分割线====


第十九章

人区别于其他智慧型生物,就在于他的情感是无法复制的,每个人都有十分复杂的情感表达。即便如方木这样善于揣测人心,却也只能通过种种表相来溯源,它的滞后性与不可预知性是显而易见的。

人的思想与情感什么时候发生的变化,只有过后才能被知晓。

周超在一个午后给方木与时樾带来了案件的最新进展。

“说来令人唏嘘。”周超的话尤在方木的耳畔回响,“那个拐骗方木的老妇人,家里竟然有个身患绝症的儿子在等着器官移植,”这些话早在被劫持那日,方木就已然听过,但是那时候他身处险境,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与赵璞周旋,彼时方木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可此一时彼一时,方木仍旧被这个消息震得有些头晕,“从外地乡下来到这里,就是每天不吃不喝也存不起器官移植的钱。现在每月要承担上千的透析治疗费用,还要租房、吃喝。对于他们这样的人家真是艰难。对了,她老公就是发现尸体的那个环卫工。我们到出租屋里抓捕的时候,他老公和儿子都懵了,一个劲儿的说我们抓错了人……可我们哪儿有抓错的……上午我们搞了个捐款,下午老潘他们要去这家人家里慰问下。一码归一码,毕竟也挺可怜的。”

“也算我们一份。”时樾忽然出声道,“我把钱转你手机上,回头你提现帮我交给老潘。”

“我……”

方木脸色略有些苍白,刚想说话,时樾便拍了拍他的手背说:“应该的。”

于是方木感激地对时樾笑了笑,他有很多的话也有很多的想法,但是方木知道自己说不出来,对于罪案以外的悲惨,方木往往有着说不出的如鲠在喉。很多人都说他冷漠,可是只有方木自己知道他只是不善于情绪的表达,因为他害怕自己的失控。

送走周超,方木的情绪仍旧恹恹,他需要独处的时间。

幸而时樾并非聒噪之人,他全然明白独处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尤其像方木这样思维过于活跃的天才,人类复杂的情感会让他崩溃。

直到天色渐黑,方木才推开客房的房门走了出来。“我想出去走走,有什么可以推荐的吗?”

“有啊,一个好地方,独家推荐。”时樾掐灭手里的香烟,站起身对方木笑道,“不过,去之前咱们先去吃点东西。”

方木注意到时樾手边的烟灰缸里已经积攒了大量的烟蒂,下午周超离开的时候,它还是干净的空空如也,他意识到在他独处的时间里,时樾一直在房门外的沙发上没有离开。

“少抽些烟对身体不好。”方木下意识地说道。

时樾看了眼烟灰缸里的烟蒂,垂首自嘲式地笑了笑道:“我平时抽的不多。”

“噢。”方木当然知道时樾平时抽的不多。在这段借住的时间里,方木基本上已经了解了时樾的方方面面。总体来说,时樾配的上自律这两个字。

“我换个衣服,我们就走。”

当然,等时樾重新回到方木眼前的时候,他很肯定时樾不仅仅换了衣服,甚至还刷了牙。

坐在菜香扑鼻的餐桌前,方木恍惚觉得这种场景似曾相识,虽然他是一个在感情方面很害羞的人,但是他也曾有过一段岁月。好像每一个恋爱的人,都会在出门见男/女友前,洗头、刷牙,女孩子还会挑选最好的妆容和衣服,然后两个人一起吃饭、散步……除了此时此刻坐在餐桌两侧的是两个同性,其他的并没有任何区别。

方木察觉到自己思绪竟然已经飞到这样远的地方,不禁哑然失笑:面对时樾,他的内心活动似乎过于活跃了。

然而时樾却忽然放下筷子,对方木说:“方木,我有件事情想要同你讲。”

“需要这么郑重其事?”方木察觉到时樾的不同寻常。

“你吃你的,我说我的。”

时樾的腰板挺的笔直,这是他源于部队的习惯,方木感觉时樾不像是闲聊,他更像是要汇报或者被检阅。

“你说。”方木道。

“如果你觉得冒犯,那我先跟你说一句抱歉。”时樾面色略为严肃地道,“我可能喜欢上你了,但是我不清楚这种感觉从何时、何地而来。也许从你决定以身犯险开始,我便对你有了钦佩之感;也许从我设计研发的芯片进入到你的体内开始,我便认定你是我‘孩子’的母亲;当然也可能是我入戏太深,当我看见你深受重伤、昏迷不醒的时候,我焦急万分,并且深恨自己未能看顾好你。可我能够确定此时我是喜欢你的。”


====09.03更新完毕====

评论(8)
热度(23)

© 布丫头的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