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丫头的猫窝

怎么办,我好像要叛变三石哥哥了,不!我要坚定的站定三石不动摇,但是慕容白白人家也好喜欢……

【不要在意这长的好似旧社会老大娘裹脚一样的标题。】

严格说起来我不算马二爷的粉丝,只是一只特别单纯而且忠心的颜喵,一直以来我贯彻的都是,即便二爷只是一个花瓶,那也是最好看的钧窑花瓶——全然没有半点贬低的意思——他有一种亦刚亦柔的美感。其实这种长相,会让很多像我这样的颜喵忽略了他的其他部分,比如演技。


事实上,因为我有个非常要好的基友是羽毛,她比我先看到万万的点映,然后我们在聊天的时候已经向我剧透过了,但是,她是粉丝,我不得不有时候会怀疑下粉丝滤镜的功效——茯曦,相信我,我是爱你的,我也爱马二爷,请不要停止和我继续开二爷的脑洞,让我们的脑洞友谊万世长存!


所以,在进电影院前,我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怀疑的——就只有那么一点点。然而我不得不承认这一次,二爷在继三石哥哥以后,又让我惊艳了一把。


首先,就是他的打戏。


讲真不是我吐槽,马二爷的肢体协调性

(原谅我使用表情),但是这一次,慕容白的打戏可谓出彩非常,一出场一袭白衣,未见人而先见腿,那一瞬,庸俗的评价是:腿长两米八。其力度张弛恰到好处,利落干净,配合那一袭纱衣,做到了实与虚的融合,飘逸出尘,这一刻他的确是守护黎民的仙人之后。


虽然片子肯定会后期剪辑,但是从片花中可窥一斑,大部分打戏都是二爷自己亲身上阵,看他吊在半空里,反复地练习琢磨这些镜头里该出现的动作——其实我为对戏的白老虎捏了把汗,老是踢到您老人家,辛苦辛苦。


可亲自上阵的好处就是——真实,我挑不出慕容白的毛病。恰如我去年挑不出晋磊的毛病一样,只有演员自己上去真实地对打了,即便过程是波折繁琐而且存在危险的,也好过大量使用替身,然后就摆拍一些姿态来的好。


接着要说的,就是文戏。


在慕容白这个矛盾体上,二爷没有用惯常所见的大喊大叫或者肢体夸张的去表达和演绎,他从头到尾诠释的是一个有能力的人的不甘,他不喊不哭也不闹,从保护一方到为害一方,过渡是自然的,慕容白矛盾过、努力过,最后败给了自己的心。


在爱情上,不管慕容白最后还想不想保护天下苍生,他还是想保护女主的,没错,这个反派还有感情戏,不似一般的反派,入了魔就对女主酱酱或者酿酿,慕容白到最后对女主都是全心全意的。二爷在处理这一段的时候,真正是演出了一个深知自己命运又无法割舍爱一个人的绝世佳公子的形象,他全程没有跟女主有过情情爱爱的对白,但是他的眼神他的细微的表情,都是为女主而展开的,眼睛里真的会有星星。


然后要说的就是入魔了,请相信我,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是很冷静的——啊*N!(碍于篇幅就这样吧。)这种魔物上哪儿找啊!冷峻阴鸷,狠辣果决!一个男女主角对戏的模糊镜头里,你都能感觉到从马二爷那边溢出来的阴毒与芥蒂,他在默默地审视度量男女主,但全程镜头其实是模糊的,色彩也偏阴暗,甚至只能看到他的侧脸,但就是这样,我依然感觉到了作为背景板的马二爷没有在当不动的人形立牌,他的情绪是在慕容白这个角色上的,他还在活动,心的活动。


如果不是基友事先剧透,说,心魔也是他自己演的,我绝对不会注意到这件事,完完全全的没有一点马二爷的影子,镜头语言很快,我甚至来不及去寻找一些马二爷特有的面部特征,然后就过了,他是心魔,不是慕容白。当然更不是二爷了。


慕容白最后灰飞烟灭于天地之间,是抱着对自己的惩罚和对一方百姓的责任自杀的,但是他的死亡,或多或少有点不值得,他终究也是个可怜人罢了。二爷处理这一场戏的眼神,让我哀伤。


一个凡人英雄最终悲情落幕。


在一个喜剧里演一个悲剧人物,二爷你做到了!请允许我说一句特别没营养的话——你真是棒棒哒!


【我当然是会二刷乃至三刷的,因为我仍旧是一只没有脱离低级趣味的颜喵。】


以上,over~


评论
热度(2)

© 布丫头的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