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丫头的猫窝

我的猫【卖鱼霆X猫咪峰 OOC 勿扰真人】

明天就可以见峰峰啦,沙雕脑洞继续~

【下】可能要等一阵了,因为要看峰峰~


====接上章====


夜深露重,霓虹渐褪,喧嚣了一天的城市终于沉寂下去……但也不一定,白天城市属于人类,夜晚则属于另外的生物。所以每个城市里都有它的都市怪谈,大把的禁忌约定俗成一般地在人类中代代相传:比如不要乘坐深夜十二点的电梯、比如夜里听见有人在背后叫你不可回应、再比如看见黑猫经过不要去直视它的眼睛。

那如果是一只白猫呢?一只拥有光滑皮毛碧绿眼睛的白猫呢?

一开始的禁忌里没有说起,古今中外都认为黑猫才邪门,但是随着那双碧绿的眼珠子变成红色,新的禁忌诞生了!

阿霆自从被警告以后,每日都是愁苦的,货已然贱价清空,退租却进行的十分不顺利,那铺位的出租者竟也是趁火打劫之辈,非但不曾考量阿霆的处境,反而提出提前解约,按照合约应给付余下租金总额1%的赔偿金。

当初签订租赁协议的时候,阿霆并未仔细考量过每一条条款,现如今看着白纸黑色字红指姆印,只知道这一遭是要打碎牙齿和血吞了。

猫轻盈而至,阿霆苦笑着挠了挠猫的脑袋,说:“小东西,今晚以后我就不在这里摆摊了,你也别来了,下一家摊主我也不知道好不好,万一伤害你可怎么办呢?”

猫似乎并没有听懂阿霆的话,只是发出娇憨的一声喵,然后就团起身子闭上眼睛躺卧了下去。

“你累了吗?是不是出来的很不容易?”

猫最近几天也很不正常,虽然以往猫也是会睡觉的,但没那么嗜睡,总是要在“王座”中淘气一阵子的。

阿霆有些担心猫的身体,于是将猫捞到了臂弯里抱住——横竖也没什么生意了,这最后的一天,他也只是放心不下猫才来的。猫抖了抖耳朵,伸出一只爪子拍到了阿霆的手臂上,喉咙里发出欢愉的呼噜声。

阿霆听了忽而很是欣慰,起码这最后一天,可以让猫高兴。“也就只有你了。”阿霆顺着猫的背毛说。

这最后的下午,阿霆是不意被人打搅的,然而往往事与愿违,总有事情会找上门来。譬方说此刻立于摊位前的几位不速之客。

阿霆抱着猫诺诺道:“还不到十二点,就没过最后期限。过了十二点我会走的。”

“把猫交出来。”身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说。

阿霆看男人面生,其实这次来的几个人都很面生,只有一旁的带头大哥是熟悉的,却也不是完全的熟悉,带头大哥面色憔悴得厉害,眼下有着厚厚乌青,眼白里也充斥着许多红血丝。不过两三日未见,带头大哥已是瘦得脱了形。

中年男人见阿霆不动弹,又道:“年轻人,我观你已妖气缠身,还是快快将那孽障交出来,若是执迷不悟,贫道也只好对你不客气了。”

阿霆闻言失笑道:“大哥,我已经答应明天绝不再出现在你面前,你这又是何苦装神弄鬼呢。虽说这猫上次在混乱中也抓挠过你们,但它就是一只畜生,你要一只畜生怎么样呢?难道这也要赶尽杀绝吗?”

阿霆说到这里,怀里的猫动了动,随即扭头睁开了双眼。

“妖孽!还不快快束手就擒!”那中年男人见猫睁开了双眼,一招擒拿手便至跟前。

阿霆唯恐猫受到伤害,立马侧身挡开了男人,愠怒道:“你们不要太过分了!我们这就走!”

岂料男人并不罢休,一招被挡下,立时又出一招,阿霆并未学得什么高深的套路,左突右防又唯恐猫被抓到,不得已生生后背挨了一掌,竟是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猫趁势挣脱开阿霆的怀抱,一跃跳上他的肩头,发出低沉的怒吼,只待中年男人再次袭来,猫迅速出爪挠伤男人手臂,又飞快窜出跳到中年男人的头顶上,利爪出击只冲男人的面门。

“该死的畜生!”

阿霆听得中年男人如此骂得,转身欲要帮猫,不想猫已然轻巧落地,任周围几人如何也不得近身更遑论抓住它。阿霆心里暗暗赞叹猫的身手实在好出自己许多,不料几人中,有心思活络却不纯良的,见抓猫不得就来抓人。这些人,与带头大哥那样的小混混不同,招招都冲着阿霆的软肋来。阿霆心里一横,想他们充其量又是一顿暴揍,揍就揍了,猫没事就好。

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后,施加在阿霆身上的钳制和拳脚都登时顿住了,阿霆别过脸,正好看见猫雪白的身体在空中画出一条弧线,然后倒地不动了。

这是众人都未曾料到的,猫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阿霆连滚带爬地冲了过去。猫的嘴角与小鼻子里渗出了血水,鲜红鲜红的,这红也浸染了阿霆的双眼……

“它是个妖精!我是为民除害!”中年男人道。

阿霆却再听不清周遭的任何声音,他只知道他的猫死了,被这些人逼得冲上公路,让车给撞死了。阿霆的心都碎了,他第一次愤怒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偌大的一座城市连个小小的位置都不愿意给他,连他的小猫也要一并夺走,他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呀!

阿霆的愤怒烧光了他的理智,若他还有点理智,应该是可以感觉到猫其实还有微弱的心跳的,但既然此刻阿霆已经没有了理智,现场施以迫害的人就都必须为猫殉葬了。

警察赶到的时候,只剩下满地的哀嚎和血腥。

被抓进派出所的阿霆,要么一言不发,要么就只会念叨他的猫,他的猫没有好好入殓安葬,不知道扫大街的那位大婶会不会替猫收尸,阿霆不想他的猫跟垃圾混杂在一起然后被丢进垃圾处置焚烧炉中,因为他的猫很漂亮很干净,一身白白净净的皮毛,永远一尘不染,高傲地坐在他为它打造的“王座”中。

想到猫,阿霆就哭了,哭得不能自已。

派出所到拘留所,很快三年过去了。

阿霆背着行囊顺着记忆回到市场的时候,他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商业区,昔日的喧闹依旧,却再也找不到半点过去的影子。

阿霆在商业区的超市里找到了工作,从事的还是水产销售,凭借着踏实与聪明,阿霆成为了水产组的小组长,白净的工装将他衬得比过去更加英俊更加挺拔。惹得一众女同事女顾客,都频频侧目于他。对此,阿霆仍旧是淡然一笑。

闲暇下来的时间里,也不是没有人介绍过朋友,可阿霆跟对方处不了两天,对方就嫌阿霆无趣了,渐渐地也就没人再热衷介绍朋友给阿霆了,毕竟谁也受不了对猫亲近超过对人的。

只有阿霆自己知道,他的心里有个迈不过去的坎儿,一只名叫小白猫的坎儿,阿霆一直后悔没有给猫取过一个名字,到现在想念它,也只好小白猫小白猫的叫,可世上那么多小白猫,多么泯然众猫,阿霆想猫那么特立独行那么孤高清雅,怎么会就剩个小白猫了。想着想着,阿霆又哽咽了,他放下猫粮,蹲坐在路牙子上,一群城市猫在他的身边大快朵颐,但是没有一只像他的小白猫那样特立独行孤高清雅……


====TBC====



评论(10)
热度(59)

© 布丫头的猫窝 | Powered by LOFTER